這篇配對是我個人很喜歡的K-on的...呃...澪x律? XD
本來以為是律x澪的,結果朋友看了之後說是澪x律才對 (倒

請勿無斷轉載。
若需轉載,煩請事先告知並取得同意,勿修改文章內容,並標明作者名及來源。



樂句簡直都浮在半空中了。律如此想著,手中的鼓棒來回打出一個新的過門。
聽不見貝斯的聲音,沒有安全感。紬的鍵盤再怎麼努力也敵不過唯,完全脫序
了啊。越刷越快了啦,和弦。這樣的話鼓點也慢不下來啊。

然後律聽見貝斯緩緩地在下一個樂句滑進來,以聰明而沉穩的方式。鼓點重新找
到了節奏,緊緊抓住那條堅定的Bass line沒有放開。變得穩定的節奏讓貝斯也
顯得強勢了起來,然後鍵盤與吉他依序被拯救。所有的樂句終於又回到地面上,
律安心地踩著Hi-hat,然後迎接了歌曲的最後一個過門。

「剛剛的感覺還不錯耶!」

「嘛~雖然有點不穩……不過還可以吧?」

「一點都不可以!妳們剛剛的tempo都跑到哪裡去啦!!唯妳那吉他都快失控
了……」

「嘿嘿……因為剛練好太得意,不小心就……」

「不是『嘿嘿』吧!真是的……」

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趴在小鼓上看著澪,看著她還放在貝斯弦上的手指。不
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練習時的視線老是習慣找尋澪和澪手中的貝斯。她會專
心地看著她左手飛舞的手指,和右手精確滑動的音階把位。然後她會跟上那個令
人目不轉睛的貝斯手,用自己手中的鼓棒。總是這樣的,每次當她們練習的時候。

「律妳也是啊,身為鼓手自己怎麼可以先跑掉tempo……」

「啊~因為第一段沒有貝斯嘛,不能跟著貝斯打,很容易亂掉耶。」

「妳這推卸責任的傢伙!」
律的額頭得到了秋山澪特製手刀一發。

社團活動時間結束,一陣詢問跟閒聊過後,大家紛紛離去。澪也開口問律,得到
了她「再休息一下就回家」的答案。然後澪自動地坐下等候著律。

她是會自動等我的,我知道。律想著,躺在音樂教室的長椅上。為什麼要等我呢?
為什麼要一直在我身邊?為什麼貝斯彈得那麼好?所以我總是目不轉睛?為什
麼覺得如此習慣甚至感到安心,為什麼呢。為什麼妳的一切就像此刻一樣佔據了
我的思考,為什麼目光總是找尋著妳的身影。為什麼啊。為什麼覺得自己喜歡妳
呢。終於,律想。終於。如此危險的事情,結果怎麼思考結論都還是一樣嘛。

喜歡澪,自己最好的朋友,和自己社團的貝斯手,律想著,還會有什麼事情比這
來得更加危險。不過已經來不及了,現在才做出這樣的思考,早就發現自己喜歡
上她的自己,已經說什麼都不會回頭了。律從手指的縫隙裡望著澪。難得兩人獨
處,做點什麼吧。玩一下也好。

「澪,以前妳是不是也問過我簡單的節奏打法?」

「嗯?妳還記得啊。覺得好像也很好玩的樣子,所以有問過妳。」

「那妳還記得怎麼打嗎?」

「不知道耶。說不定還記得。」

「試試看?」

「那就來試試看吧。」

澪走到鼓椅前,坐下,然後拎起律的一雙鼓棒。頗為苦惱地摸索了一陣,敲起了
小鼓,也踩著很不熟練的大鼓踏板。空氣中的鼓點並不太形成節奏的樣子,澪於
是苦惱地停下了手。律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澪的身後,饒有興味地看著澪笑著。

「喔~妳忘記了是吧。」

「……妳這傢伙,從一開始就打算要嘲笑我吧。」

「我才沒有這麼壞心。是打算要重新教妳一次才對喔。」

「那?」

「嗯,所以。把手給我吧。」
律輕輕用自己的雙手抓住了澪的雙手,然後敲起了眼前的鼓。

「左手可以再用力一點,對。」
律緩緩放開雙手,身前的澪左右手都已經顯得比剛才協調不少。

「踩踏板的時候上半身不能動喔。」

「啊,有點難耶。不自覺的就動了起來……」

「我先幫妳壓著。」
律於是把雙手放在澪的肩上,稍微用了力壓著,試圖幫助她穩定上半身。

「啊,這樣就比較不會動了。」

接著澪終於敲出一串生澀但正確的鼓點。重複幾個小節之後,澪停下了手中的鼓
棒。她回頭,想和律說些感謝或者打鼓還蠻有趣之類的話,卻發現律的臉就近在
眼前。

眼前的律呼吸混亂,眼睛裡流轉著和平常不一樣的光。澪感到自己的呼吸不由自
主地加快,最後跟上了律的節奏。宛如說好的一樣自然,澪和律同時閉上了雙眼。
彼此的唇柔軟地觸碰,而溫度高得驚人。短暫的撫觸後,唇分,律卻先開了口。

「……澪。」
律喊出那個她戀慕著的名字,聲音卻低啞得連自己也認不出。彼此的臉仍然近在
咫尺,而呼吸的頻率比剛才更加慌亂。

「……澪…」

「……。」

澪什麼也沒有回應,只是再次閉上了雙眼,等待那不需要說出口的想望被繼續完
成。律再次吻了上去,以一種失控的溫度。結果沒能忍耐住這份感情呢,律想著,
直到來自澪的唇上的甜味,漸漸侵蝕了她的思考回路。

最後兩人終於真正分開。在片刻沉默之後,律開了口。

「對不起,澪。……我果然還是,像是會做這種事情這樣地,喜歡妳呢。
  對不起……我……」
律本來決定自己的表情應該要是微笑,不過到了嘴邊卻成了苦笑,最後苦到超過
了極限,於是竟然流出了眼淚。

澪看著這樣的律,不知道應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她無法確定應該先理清慌亂的
自己,還是對眼前很不像平常樣子的律先做些什麼。

「……抱歉,我先走了。」
律一把抓起自己的書包,然後奪門而出。澪看著那扇被甩在律身後的門,還是沒
能整理出自己的頭緒,除了意識到胸口開始揚起一股緊縮的疼痛之外。


------


結束了,然後明天該怎麼辦呢?田井中律躺在自己的床上,無法決定明天是否要
去社團,或甚至是否要去學校。她並沒有要把這份感情說出口的意思,一直也沒
有。她以為她會這樣一直在大家身後的位置看著貝斯手,在每次樂團演奏的時
刻,直到某個櫻花盛開的春天她們各奔前程,然後她就可以結束這一切了。

打從小的時候她就很喜歡她。她喜歡她是左撇子,她喜歡她比大家厲害卻不想引
人注目,她喜歡她說拍照還是要用LOMO不要數位相機,她說喜歡那個鏡頭最
後總會在照片上顯出微妙的色偏。她喜歡她和自己一起聽搖滾樂,然後說要跟自
己一起學樂器。她喜歡她的手,手指修長而漂亮。

所以她喜歡保護她。她總是待在她身邊,假裝自己是因為喜歡捉弄她,實際上是
阻止所有來自別人可能對她的傷害。即使身後的她已經比自己還要高了,她還是
陪在她身邊。即使已經隱約知道自己喜歡她,喜歡終於成為了愛戀,她也無所謂。

只是失控終究必須是不受自己控制才叫失控,所以失控終於還是超乎意想之外地
發生了。接下來呢?友誼關係想必應該到此結束了吧,社團中還有其他人,所以
更加麻煩。乾脆都不要去好了,律決定放棄。根本已經不能思考。

然後手機響起,那是簡訊的提示鈴聲。這種時候誰有心情傳什麼簡訊,律不耐煩
地拿起手機按開收件匣,然後,呼吸掉了一拍。

「笨蛋律,為什麼要哭呢?一點也不像平常的妳啊。……還有,我從來沒有說過,
不喜歡妳吧。」

律從床上跳起來,抓起外出服,然後衝出自己的家門。


------


秋山澪放下手機,嘆了一口氣。這樣寫的話,那個笨蛋會懂嗎?應該會吧,她告
訴自己,她已經盡力了。

這份感情竟然不是自己才有,而律確實做了那樣的事。澪不敢相信自己心裡那份
一直不想正面去思考的模糊感情,律竟然也有著。她根本來不及思考,然後那個
笨蛋竟然哭了,她什麼心理也還來不及準備啊。顯然這個笨蛋以為自己討厭她這
樣做吧?笨蛋笨蛋真的是笨蛋。可是,自己大概就是喜歡那個笨蛋吧。

就在她準備要睡覺的瞬間,手機響了,是簡訊提示的聲音。

「澪,我承認我是笨蛋……然後,可以打開妳家的大門嗎?」

啊?大門?她半信半疑,一頭霧水地走向樓下玄關,然後發現好像真的有人站在
門外,澪慌張地打開了門。

「…………律!」

「我是來……道歉的。我是笨蛋,所以…可以原諒我嗎?」

澪沒有立刻回答,卻把站在門外的律拉進玄關,緊緊地抱了滿懷。

「………妳一直都是笨蛋,所以,沒什麼好道歉的……」

兩個人都沒有再說一句話,只是用盡全力擁抱著彼此。


------


「妳站在門口很久了嗎?手腳都是冰的。」

「沒有很久,只是因為匆忙跑出來,忘了穿厚一點的外套……」

「……妳真的是笨蛋耶。」

「別一直罵我笨蛋嘛,我也是少女耶,會傷心的。」

律露出跟平常一樣有點欠揍的微笑,然後縮了縮和澪躺在同一個被窩裡的身體。

「……妳這樣會感冒的。很冷嗎?」

「沒事啦……等一下就會好──」

澪露出了心疼的表情,然後把律的身體抱進自己懷裡貼著。

「……這樣比較溫暖。」

「……嗯。」

律聽話地把臉貼在澪的懷裡,沒有再多說什麼。

「妳今天回家之後,該不會還想著明天不去學校了吧?」

「呃,秋山澪小姐,妳為什麼會知道啊……」

「……會這樣想,真的是笨蛋耶妳。」

「都說不要再罵我笨蛋了嘛,我的少女心都碎了~」

「除了我,沒有人會罵妳笨蛋的。
……我要睡覺了。」
澪快速地捏了捏律的臉頰,然後閉上眼睛。

律望著澪慌張假寐,微泛著紅的臉,輕輕地笑了起來。

「除了妳,我不會讓別人罵我笨蛋。」

這是律在澪的懷裡睡著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ori 的頭像
kamori

Sea Finder.

kam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