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的發想是來自於紅白七色這個配對的壽命差問題。
心想萬一靈夢先走了留下愛莉絲一個人好可憐,於是想著愛莉絲要託付給誰才好呢?
就寫了這篇文章。我也是很喜歡帕秋莉的。

請勿無斷轉載。若需轉載,煩請事先告知並取得同意,勿修改文章內容,
並標明作者名及來源。



I.過去


「我不要妳一個人活下去。」
靈夢說,雙眼無比誠實地看著愛莉絲。

「可是如果妳不在了,」

「一定還有也愛著妳的人。」
愛莉絲的回答被靈夢打斷。

靈夢抬起手,輕輕地撫摸著愛莉絲披肩的邊緣。見微可以知著,一絲不苟的收針
功夫,來自於眼前這個獨一無二的她的戀人。愛莉絲沒有說話,就好像被撫摸的
不只是披肩而是自己的身心,這種沈默而坦白的溫柔,除了靈夢能給自己,不作
第二人想。

儘管是不作第二人想,靈夢遲早會離開自己身邊。她們並不逃避這個問題,就像
現在,她們平靜而且如常地說起了這個話題。

「我不希望妳寂寞地活著。我有我的極限,沒有辦法陪妳到最後。在我離開了以
後,我也不希望妳是寂寞的。」
靈夢仍摩挲著愛莉絲的披肩,小心翼翼。

「但是妳如果已經不在我身邊,一個人要怎麼做才不會寂寞?」

「我不在了之後,就讓也愛著妳的人陪在妳身邊吧。」

「這樣真的好嗎?」
愛莉絲抓住披肩上的手指,握緊在自己手心裡。

「嗯。這是我的願望喔。即使我不在了,妳也可以被愛呵護,繼續快樂地生活著。
這就是我所希望的。」

靈夢眼裡彷彿有幽微的光芒閃動。愛莉絲順勢把靈夢不輕不重抱進自己懷裡,兩
份心跳於是重疊。

「答應我,愛莉絲。」
愛莉絲看不見靈夢的臉,但她知道,靈夢微笑著。

「我答應妳。」

她們很熟悉地吻住了對方。


------

Ⅱ.現在


帕秋莉不想算這是第幾次了,第幾次看見人形使在查找書與書的時間裡,眉間不
自覺地緊蹙。

愛莉絲幾乎每天都往返於這間圖書館和自宅。她投入於魔法的研究和算式的時
間,在靈夢不在了以後,似乎變得更多了。為了研究,尋找資料的需求變得更為
必要和急切,於是幾乎每天她都出現在紅魔館的圖書館裡。

她和帕秋莉本來就是相當熟悉的關係。即使如此頻繁出現,她們彼此並不會感到
困擾。有時夜間遇雨,愛莉絲留宿紅魔館客房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帕秋莉一直都沒有對愛莉絲的往返表示過什麼意見。她如常坐在圖書館中她的巨
大書桌前,坐在愛莉絲的對面,做著自己的研究,或僅僅閱讀。

然而她始終都留意著人形使,出聲提醒她該休息,或者悄悄囑小惡魔為她倒滿新
的紅茶,甚至是魔法算式的關鍵提點,這些微細從來沒有少過。愛莉絲很清楚,
這是大魔法使對她不開口的溫柔。

帕秋莉如此留意愛莉絲,當然不會遺漏了她微恙的蛛絲馬跡,比如咳嗽。

「怎麼了嗎?」
帕秋莉開口問著顯然身體不適的人形使。

「啊,咳嗽嗎?可能是這幾天回去的時候外面有點冷,多吹了風吧。」

「……要去永遠亭找人看看嗎?」

「嗯,我想暫時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吧。」

「妳別逞強啊。」

「壞毛病,很難改。」

愛莉絲苦笑了一下,然後重新寫起研究筆記。潮紅的臉頰暗示著體溫正在上升,
咳嗽仍斷續。帕秋莉沒作聲,心裡想著人形使為什麼老是這麼倔強呢,然後她看
見愛莉絲緊蹙著的眉間。又來了。她老是會不經意地發現愛莉絲蹙著眉。彷彿針
刺在心上,每看見一次就刺一下。

帕秋莉停下筆,然後闔上厚厚的精裝書皮。她做了一個決定,她不想再看見愛莉
絲蹙著眉。

「……愛莉絲。」

「嗯?」

愛莉絲也放下筆,然後抬頭望著帕秋莉。她發現帕秋莉的眼神好像在閃動,不同
於平時。

「既然每天都來這裡的話,就住下來吧。別再因為往返這種小事疏忽了身體的照
顧了。」

「……怎麼突然這樣問?」

「妳知道妳剛剛到現在都一直皺著眉頭嗎?」

愛莉絲摸了摸自己的眉間,才驚訝地發現帕秋莉所言屬實。

她看著帕秋莉,她發現帕秋莉的眼神裡好像有著幽微的光芒。那光芒很熟悉,她
想起以前也有一個人會這樣看著自己。她想起那個人和自己的約定,那人說,我
不要妳一個人寂寞地活著。

而眼前就是一個如此關愛自己的人。

「紅魔館很大吧,那我就不客氣了。」
愛莉絲笑了,眉間的緊繃已如煙般消逝。


------

Ⅲ.未來


從愛莉絲搬進紅魔館以後,季節飛快流逝,圖書館總是一個容易讓人喪失時間感
的地方。

「幻想鄉緣起」,愛莉絲輕聲唸著。在書架找書時,這個熟悉的書名赫然映入眼
底,於是她順手拿起翻閱。

這裡是幻想鄉,她邊翻邊想著。幻想鄉,是那個人一輩子都在守護的東西。她也
是因為進入了幻想鄉,才遇見了那個人,然後她們相愛。

她知道她們遲早會如此刻般永遠分離,但她從不後悔。那個人也一定沒有後悔
過,正因為她們都如此倔強,所以她們相愛。

但是想起這些,她終於還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於是引起了書桌對面的帕秋莉的
注意。

「怎麼嘆起氣了?」
帕秋莉停下手中的筆,看著愛莉絲。

「剛剛看了阿求的書,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靈夢的事嗎?」

「嗯。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來而已。」

帕秋莉放下筆,然後伸手撫摸著愛莉絲的臉頰。

「我不是靈夢,可是妳現在擁有的是我。」

「謝謝妳。我知道妳不是靈夢,可是妳是帕琪。」
愛莉絲也伸手覆上摸著自己臉頰的帕秋莉的手。如今她喚她帕琪,那是她們親
暱,而且相愛的證明。愛莉絲握緊帕秋莉的手,然後再度開口。

「妳不是靈夢,可是妳是帕琪。而且,我愛妳。」

「我知道妳愛我。」

「而妳不在乎唯一與否。」

「魔女不會在乎這種東西。」

帕秋莉已經走到了愛莉絲的身後,靜靜地,而又溫柔地抱住了她。

「我真沒用呢。」
愛莉絲苦笑,任由帕秋莉如此寵溺自己。

「妳沒用也沒關係。我會在這裡。」

「妳從很久以前就喜歡我,我其實一直都很清楚。」

「我清楚妳很清楚。」

「妳不曾想要擁有過嗎?」
愛莉絲握住帕秋莉攬著自己的手。

「妳指的是妳。」

「對。」

「魔女擁有的太多了。」
帕秋莉在愛莉絲耳垂上愛憐地吻下。

「魔女欠缺的是被擁有。」

「我擁有妳了嗎?」

「妳擁有我了。」

「妳不在意我也許看來太貪心了嗎?」

「妳並沒有,如果妳是貪心的,那麼妳不會直到現在才擁有我。」

愛莉絲沒有說話。她握著帕秋莉的手發出細微的顫抖。良久,她才再度開口。

「……帕琪,告訴我妳會一直在這裡。」

「傻瓜。魔女的命,是很長的。」
帕秋莉輕輕地撫摸著愛莉絲的眼角。那裡悄悄地潮濕著。

「想撒嬌的話,我隨時都在這裡。」

「很難得,我今天想撒嬌。」
愛莉絲把臉埋進帕秋莉的胸口。

「那就這麼做吧。」
帕秋莉感覺到懷裡的心跳如此穩定,然後漸漸地與自己的節奏變得相同。

「今天可以睡在妳房間嗎?」

「妳永遠都不需要問這個問題。」
帕秋莉難得坦率地微笑了起來。

愛莉絲也笑了。她在心裡說,我沒有一個人活著喔。我一點都不寂寞喔,靈夢。
這是我們約定好的,我有好好遵守吧,靈夢。

「……謝謝妳。」
愛莉絲輕聲唸著。謝謝妳,靈夢。曾經被妳愛過,是我一生都不會忘記的幸福。
妳最後的這份心意,我不會忘記的。永遠都不會忘記。

「嗯?妳說了什麼嗎?」
帕秋莉問。

「沒有,我說謝謝妳,讓我撒嬌。」

愛莉絲回應著此刻眼前和自己相愛的人。她想著,這是我的現在,以及此刻尚未
到達的未來。然後她吻上了帕秋莉。

「……傻瓜。」
帕秋莉笑著,然後回應了愛莉絲,她的現在,以及未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mori 的頭像
kamori

Sea Finder.

kam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